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异步课堂”构建课程教学新模式
来源: | 作者:2022-07-25 | 发布时间: 2022-07-25 | 24 次浏览 | 分享到:

“传统教学模式下,同学们主要通过课堂上老师的单向知识传授来获取知识。由于一节课的时间非常有限,同学们很难对老师布置的学习任务进行充分的互动交流,老师对同学们完成任务的点评也经常‘点到为止’,显得不那么‘解渴’。采用新的教学模式之后,老师利用线上平台布置课程任务,发布与任务相关的视频、资料,同学们根据任务指引结合自己的学习目标进行课下自主探索学习,通过团队合作探索解决一系列学习问题,给予了同学们更多自主学习的机会,让学习过程真正‘动起来’,使同学们成为学习的主人。”这是天津财经大学管理科学与工程学院2019级的一名学生在完成《数据可视化》课程学习后,根据“异步课堂”学习体验撰写的学习体会。这反映了近年来天津财经大学开展的“异步课堂”教学模式改革给学生们学习过程带来的感知变化。

 引导“主动学习”建“金课”

课程是教育的微观单元,但解决的却是战略性的大问题。2019年教育部“六卓越一拔尖”计划2.0启动以来,建设中国式“金课”成为推动高等教育高质量发展的关键举措,如何建设“金课”也成为各所高校广泛关注和讨论的热点话题。

2014年,天津财经大学开展了如何“在大数据、人工智能新时代寻求财经人才培养新定位,构建财经人才培养新体系,创建财经人才培养新模式”的大讨论。经过多年探索实践,学校明确将财经人才数字素养与技能作为人才培养的核心目标,将课程再造作为人才培养体系的核心要素,将教师引导下学生的主动学习作为赋能人才培养核心要素,实现人才培养核心目标的关键举措。

围绕人才培养的新定位、新体系、新模式,学校鼓励老师们深入思考和讨论,课程设计过程中制约学生“抬头”“转脑”“动手”的关键阻滞因素,以及如何通过运用“教”与“学”关系的再造让学生“头抬起来”“脑转起来”“手动起来”,来培养学生自主学习的能力。

经过深入反思,老师们发现关键症结之一是师生存在一定的思维定式,即老师将“课程教学”与“课堂教学”划等号,学生将“课程学习”与“课堂学习”划等号。由此带来两个制约:一方面,由于大学课堂上老师既要讲清楚本课程的理论,给学生一个完整的知识体系和理论框架,又要引导学生互动讨论,基于现实场景运用所学知识解决问题。时间有限,老师往往侧重于讲理论、讲重点,从而缩减了学生讨论和互动环节的时间,导致授课效果相对枯燥,课堂“低头族”频频出现。另一方面,90分钟课堂教学结束后,学生应该针对课程内容进行持续深度的学习探索,但教师激励学生自主学习的方式手段相对有限。“课堂上的90分钟才叫教学”“课堂上的90分钟才叫学习”的思维定式是导致学生“不想动”“不能动”“不知道如何动”的症结所在。因此,如何有效延展教学时空,激发学生主动探索兴趣,实现“教”与“学”关系的有效转换,也就成为让“课程教学”大于“课堂教学”、“课程学习”大于“课堂学习”的关键。

“异步课堂”解难题

围绕延展课程教学时空这个命题,天津财经大学《数据可视化》教学团队在教学实践中不断摸索,逐步形成了“异步课堂”教学模式。在每节课开始前,授课教师根据教学内容精心设计学习任务,并将其发布到在线学习平台;学生提前预习学习内容,以提升课堂学习效率和效果;课下,学生们根据任务要求组成团队,通过生生互动、自主探索、自我启发,找到任务解决的最优方案,并在此基础上完成作业;任务完成后,学生们将作业视频上传到在线平台,老师回看视频进行在线评价,其他同学也可以根据自己的时间安排开展互学互评。

“异步课堂”教学模式让学生自主增加了学习时间,打破了师生互动的空间局限,取得了“一举五得”的功效:其一,学生能够自主利用课下的碎片化时间充分思考、讨论课前和课堂布置的学习任务,授课教师可适当提高课程的高阶性和挑战度;其二,学生在课下通过相互启发,自主探索完成开放性学习任务,能够进一步内化学习知识并实现思维创新训练;其三,师生基于在线平台进行交流,有效提升了师生互动的频率和深度;其四,根据在线平台的留痕数据,教师可以加大对学生学业过程性评价的权重,避免传统考试方式下期末一考定成绩的各种弊端,让学生把功课做在平时;其五,依托在线平台沉淀的优秀作品,形成持续更新的数字教学案例库,深挖案例库优秀资源,优先推荐参加各类学科竞赛,有助于打通“学练赛”三个环节,帮助学生实现知识、技能、素养三者间的自然转换。

教学团队负责人、天津市教学名师杨尊琦老师说:“‘异步课堂’教学模式改变了传统课堂重知识传授轻素养训练、重教师授课轻学生动手、重学业结果轻学习过程、重被动灌输轻自我管理的一系列弊端,是团队基于学校财经人才数字素养与技能培养目标,围绕两性一度‘金课’建设进行的一场教法、学法的改革。”

课程学习结束之后,同学们也表达了自己的感受:“‘异步课堂’教学模式是‘老师导,学生动’。老师的讲授内容不再是传统教学模式里一成不变的教案模板,学生的学习成果也不再是千篇一律的标准化试卷,这点在课程学习的中后期感觉特别明显。这时,每一个同学都掌握了一定的数字可视化技能,在‘异步课堂’上每一个人都能够充分展示自己的学习成果。尤其是在同学们成果汇报时,我收获特别多。大家都做同一份数据时,我原本感觉自己的分析角度和呈现效果已经非常好了,但看完大家的汇报才发现,原来还可以从这个角度分析,形成这种颜色搭配,采用这种呈现方式。这时我就会重新审视自己的作品,发现不足之处。下课后,大家也会互相交流,不断改进自己的作品。我觉得这个反复讨论、反复修改的过程,能帮助我们快速进步。”

师生共赢有收获

通过学习时空的延展,“异步课堂”教学模式真正让师生互动“多起来”、学生思考“活起来”、学生能力“强起来”。最终,师生获得双赢,各有所获。相关课程被评为天津市级一流本科课程,教学团队被评为天津市级教学团队,团队所在的信息管理与信息系统专业也入选国家级一流本科专业建设点。

更为重要的是,随着“异步课堂”教学模式的逐步推广,学生学习有了新收获。

为动态跟踪学生学习效果,及时发现人才培养漏洞,持续改进人才培养方案,天津财经大学自2017年开始,联合国内28所财经高校,以在校的三年级本科生为调查对象,每年开展学情调查。迄今已有二十余万名大学生参与,获取有效信息近一千万条。通过2021年和2017年的学情数据对比分析发现,在“异步课堂”教学模式牵引下,学生的课程评价和自我学习策略均表现出了显著的变化。

在课程供给端,学生对“课程高阶性”的评价由60.45分提高到67.7分,其中又尤以“学习过程强调任务的深度分析”一项提升最为显著。在教师教学端,学生对“师生互动”评价提升6.22分、“生生互动”提升7.35分,由此牵引教师教学满意度评价由67.35分上升到77分。在学习策略端,学生对“自主学习”的总体评价由64.02分提高到69.40分,包括自主获取关键信息、分析资料数据、总结所学知识、综合知识完成作业等多项二级指标均有明显提升。

上述数据的可喜变化直接反映在专业知识、辩证思维、信息收集、量化分析、解决问题、书面表达、口头表达、沟通能力、团队合作、时间管理、自我认知11大数字核心素养的明显提高,直接反映在学生成长感知的显著变化。

“课堂听讲、课后讨论、线下学习、线上展示——‘异步课堂’这样的学习方式让我感觉平时更充实了,但在繁忙中也感受到了快乐,感受到了收获。”

学生的赞许是课程建设的最大成果,学生的肯定是对课程团队每一位老师的最大鼓励。未来,天津财经大学将继续紧盯财经人才数字素养与技能培养目标,持续改进、完善、推广“异步课堂”教学模式,以教法改革支撑课程改革,以教法创新推进“金课”建设,致力为中国高等教育高质量发展作出探索和贡献。